Meine Welt

捕风捉影

二十一岁的我在做些什么

一生记不住一张脸

两个多月没有写任何文章,写不出来,但是也并没有觉得着急,因为我在忙着努力生活。

刷知乎的时候,看到一个问题:二十一岁的你们在过着怎么样的生活,看着别人的回答,我突然就想整理一下自己的二十一岁,所以就写了这么一篇文章,分享一下。

以下,我的二十一岁。


文/海宁


曾经有朋友问我,你会为了你的梦想而努力到多少岁。
我说,在我的梦想实现了的那一天之前,我永远都是十八岁。

可是,就算是这样鼓励自己,也无法避免地从十八岁走到二十一岁。

在聊二十一岁的我,现在在做些什么之前,我觉得我应该先谈谈在此之前的我在做些什么,有什么计划,以及我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。...

我会一直记着(3)

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。我挺感恩,感谢要及时且诚恳,不能拖延。前天回家路上在亚超买了红豆,泡了一天,昨天早上把它煮熟了捣成豆沙或豆泥,做成胖嘟嘟的豆沙包,放在冰箱冷冻层里,等傍晚给住在附近的C送过去。结果,她叫我进屋聊,我们很谈得来,不知不觉就过了2个多小时。我不好占用她太多时间,感觉到她太辛苦,几乎可以说她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,她本来会很早入睡,却同我聊到那么晚。

见过很多富裕且完整的家庭,而我走进的却是一个看似有点”残缺”的家庭。C整日操劳,因此头上长出了些许银发。孩子们倒过得快活自在,看着着实让我这个大人羡慕,更让我为之动容的是一位母亲的伟大。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”幸福可以与物质无关,幸福是内...

我会一直记着(2)

22:38 2015-4-3 Fr
  

四月的天气真叫人为难,阳光,雨雪和冰雹,不时互换着角色。昨天上午出门时,看着漫天的鹅毛大雪,轻轻地着陆,随即化成了水。下午回来,太阳好不容易勉强露出了笑容,去超市购物出来,它又开始翻脸,从天空中使劲地往地上砸冰雹。我不慌不忙,早有准备,风雨无阻。
 

最近又有活儿可干,没闲着。D已做了我三年的雇主,一个相当亲和的德国人。她一面是我的雇主,一面又是我的老师。她的言行举止和对生活的态度,无不影响着我。她身上具备着传说中德国人的严谨和认真,像她这样一个大忙人,不但经营着自己的事业,且得处理她的副业,除此之外,她还得抽出时间来看书...

我会一直记着(1)

狂风呼啸,一会儿晴空万里,一会儿又飘来大片乌压压的云,一会儿随风飘洒些冰雹或是冰冷的雨滴,这千变万化的天气,告诉人们,德国典型的四月天来了,我已司空见惯。很可能周末计划的户外骑行不能如期而至了,多少让人有点无奈,很久才安排一次出游,怎就碰上这奇怪的捉摸不透的天气,瞬间我脑海里就蹦出了一句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”,这形容是不是有些恰如其分?我不知道。

疾驰而过的风把走在路上背着有点沉的背包的我吹得有些摇晃,步履维艰。那一刻的狂风不止,把我高中时的记忆牵了回来。想起高一那时候,教语文课的班主任A要求每周上交一篇小作文,内容不限,自由发挥,我时常应付着乱写一通便交了作业,并不认真,因此对当初写过的小作文忘...

一年又一年 (4)

越来越不会写文字。其实,这更像个借口。“非宁静无以致远”,只有心静了,才会冒出很多念头。 

前几天看节目时听到一个词,叫孤独症。我想,我身上大概或多或少出现过这样的症状,无可救药。我不喜欢在一个宁静的周末被别人打扰,如果没有紧急或突发的状况,我不愿看手机也不回打电话,更不可会看QQ,没有预约过的,我会置之不理,早上醒来就计划好的时间安排只属于自己,宁愿无比孤独地享用一天的珍贵时光。我不喜欢去麻烦别人,更不喜欢别人给自己添麻烦,当然,帮忙就另当别论了。当很多人一个人就按耐不住打开微信或微博时,我却在享受宁静和孤独,一天24小时,除去睡觉的7、8个小时,剩下的时间爱咋咋地。我不会闲得对...

一年又一年(3)

一路走来,同路的人越来越少,剩下的也便格外珍惜。

过去的一年,与一个好友走散,从此再无交集,虽然我曾想过要联系她。从未料到,我们不再有任何联络。遇见到她的朋友,还不忘打听她的消息。一切风平浪静,直至去年的10月中下旬,意外地在车途中邂逅,一见如故,分别时都俗套地邀请对方到家里玩,不曾想,谁也没有再联系谁,又是杳无音讯了。

我们之间,没有过不和。或许是因为距离,见面少了。起初,我还会偶尔给她打打电话。可是她却从不主动联系。在她生日临近之际,我本想准备一份礼物,打算庆祝一番。她说,忘记了她的生日,偏不巧,那段时间正赶上她外出学习。没想过,她连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不得而知。从此,她像蒸发了一样。这看...

2014年底的雪

一年又一年(2)

在新旧年交替的那一刻,炮竹烟花点燃爆破的声响,远远近近,不绝于耳。划破了夜空的光亮和笼罩着街道的白雾,还有街边的热闹,如同在家过年时的景象,我却无心欣赏。


昨晚去聚餐包饺子。在去之前,在家特地制作烤制了一大盒的红豆酥饼,简直是折腾了自己。倘若不是假期,我是绝不情愿耗费时间去整这吃的。

一年365天,除夕、中秋节和跨年夜,参加这样的聚会,像是来凑个热闹,见见很多认识却不是太熟悉的朋友们。聚会上,出现了多张新面孔。人很多,却找不到多少能搭得上话的人。就那样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身旁的人随便说一两句,没有多少有内容的攀谈和互动。吃饱了晚餐之后,无奈于无聊,不忍目中无人地瞅着手机来打发...

一年又一年(1)

眼看一年就快到尽头,这圣诞算是过去了,连着周末,岁月如梭。吃喝睡,看点书,听音乐,写写字,做家务,散伙步,购个物,拍下照,真惬意,好留恋,可光阴似箭,一去不复返。

这一松懈,心里反而不太舒坦,似乎做了亏心事,有种罪恶感,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不能自拔。

没想到居然在电脑前静静地写了一个晚上,更没料到结果,辛苦写了一大篇,在页面跳转后并未成功发表,反而无影无踪,顿时让我心惊肉跳、火冒三丈,可气的是自己,何必跟网络过不去,沮丧过后,检讨过失,怪自己疏忽,也给自个提个醒,后果自负。凡事有风险,做事需谨慎,以后先打草稿留个备份上好保险后再发布。

努力地在脑子里搜寻回找写下过的字迹,趁着还没全忘记。

今天翻看曾经写

生离死别总有时

我本以为生活可以精彩得每日只记得快乐。

早就计划好今天早上与家里视频,但是老哥说今天取消视频聊天,姨婆昨天病逝,爸妈回了老家。我一时无法言语。一天很快过去,但还是忍不住流泪。
  

就在这一周,我经历了朋友的离别和亲人的离世。
 

没想到,去年回国,那年3月中旬的短暂的一面,竟然是我和姨婆的最后一面。

姨婆的不同,是她能跟我聊天,我长大了,会跟老人互动了。每次回老家,她见我时就像奶奶见到孙女一样,抓着我的手,满脸喜悦地打量着我,看着我,总不忘提起她在我出生后见到我那乖乖的,静静地玩着土豆,不哭不闹的模样。 
 

还记得,大二寒假(2006年2月...

1 / 10

© Meine Welt | Powered by LOFTER